• <li id="e8iwe"></li>
  • <blockquote id="e8iwe"></blockquote>
    <optgroup id="e8iwe"></optgroup>
  • <s id="e8iwe"></s>
  • <sup id="e8iwe"></sup>
  • 首頁 > 專家觀點 > 正文
    “十四五”下半場,建筑央企重組趨勢的五大猜想
    2023-03-10 來源:天強 

      導讀

      近期,國資國企重組動作之頻繁、力度之大、覆蓋面之廣,前所未有。在國企重組整體提速加力態勢下,建筑央企未來2-3年,重組整合將會呈現出哪些新趨勢?筆者提出五大猜想:

      猜想1:“十四五”下半場,建筑央企將迎來重組整合的高發期;

      猜想2:建筑央企集團之間的強強聯合,幾率非常??;

      猜想3:央企之間的重組,將力度更大、范圍更廣、頻次更高;

      猜想4:央企內部設計資源重組,實現上市目標;

      猜想5:央地合作,能否成功取決于利益格局的調整。

      作者 / 陳茹冰 天強管理顧問 業務總監

      猜想1

      “十四五”下半場,建筑央企將迎來重組整合的高發期

      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張玉卓在2023年央企負責人會議上明確提出“要制定節能環保、建筑施工等重點行業領域的布局結構調整指引”。

      首先,建筑央企集中度相對較低。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98家央企集團中,以建筑工程為主責主業的有11家,位居第一。

      其次,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建筑央企對外爭市場,對內保經濟,發揮著重要作用。建筑央企對外肩負著搶占全球基建市場的企業使命,對內肩負著經濟發展“壓艙石”的社會使命。因此更需要走高質量發展道路。

      最后,建筑央企之間、央企內部仍然存在重復建設、同質化競爭問題。如中電建和中能建,電網主輔分離改革以來,中電建偏水電、中能建偏火電。而近年來隨著“雙碳”國家戰略的實施,兩家企業均在搶占“雙碳”高地,將新能源、儲能、綠色儲碳等“雙碳”產業作為未來戰略發展總體方向。如中國中鐵、中鐵建以及目前仍歸屬國務院直管的中國國家鐵路集團,三家企業以鐵路工程為主業,難免存在布局重疊、重復建設等問題。再如曾經同隸屬于建設部的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中國建設科技公司和中國建筑之間,多年以來形成的戰略領域重疊,使得專業同質化競爭難以避免。

      猜想2

      建筑央企集團之間的強強聯合,幾率非常小

      從2003年國資委組建后監管的196家央企到2022年12月31日國資委官網公布的98家央企,國企重組整合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抓大放?。?992年-2002年)。十大軍工集團、五大電力集團、兩大電網公司、三大電信運營商、“兩桶油”均在“抓大”過程中形成;而2000年中央所屬工程勘察設計單位歸入地方管理是“放小”思路的具體體現。

      第二階段:主輔分離(2003年-2012年)?;谘肫笮袠I分布過寬,資源配置不合理、業務重疊交叉、歷史負擔重、國際競爭力弱等現實問題,2006年國資委出臺了《關于推進國有資本調整和國有企業重組的指導意見》,提出在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關鍵領域保持絕對控制力;在基礎性和支柱產業領域保持較強控制力,其他行業和領域保持必要影響。

      階段三:供給側改革(2013年-2022年)。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推動中央企業結構調整與重組的指導意見》,提出“四個一批”:鞏固加強一批、創新發展一批、重組整合一批、清退一批。出于參與國際競爭的考慮提出“強強聯合”的重組思路。如:

      南車、北車重組組建中車集團,成為全球最大鐵路“巨無霸”;

      中國遠洋、中國海運重組組建中遠海運,成為全球營收第一的航運企業;

      船舶工業、船舶重工重組組建中國船舶,成為全球造船量第一的企業;

      寶鋼、武鋼重組組建中國寶武,成為全球第一大鋼企;

      中國中化、中國化工重組組建中國中化,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化工企業。

      建筑央企也會延續“強強聯合”的重組思路嗎?如中電建和中能建重組成“電能集團”,中國中鐵和中國鐵建組建“鐵鐵集團”?

      筆者判斷,基本不可能!

      一是國際環境的壓力。2018年中美經貿摩擦,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提出的一大質疑即是“中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而通過強強聯合的方式組建巨無霸參與國際市場競爭,無疑將觸碰質疑者的神經。

      二是沒必要。中國建筑央企不用聯合,已經是世界最強。中國建筑資產超過2.6萬億,中國中鐵、中國鐵建、中交交建、中電建四家資產均超過1萬億。在2022年ENR“全球工程設計公司150強”榜單上,中電建、中能建包攬前2名,中交建排名第5位。中鐵建、中國中鐵、中國建筑等10家中央企業均進入前50強。(詳情請點擊查閱)

      當然了,2019年新入列的安能建設集團、2022年底最后入列的南水北調集團均以水利水電工程為主業,未來會不會像中鋼集團一樣整體劃轉、從國資委直接監管名單中出列,或是和三峽集團、中電建等分拆重組,仍存在不確定性。

      猜想3

      央企之間的重組,力度大、范圍廣、頻次高

      筆者認為,未來央企和央企之間的重組有以下三種模式:

      1

      合并傳統業務——目的在于去產能

      建筑行業正面臨和過去鋼鐵、煤炭、化工同樣的產能過剩局面。疫情之后,政府出于刺激經濟的考慮加大基建投資,行業似乎出現短期繁榮;但長遠來看,這輪投資刺激將進一步加劇建筑行業產能過剩。

      因此,筆者認為,未來建筑央企和央企之間同類型的子公司,股權劃轉、股權置換、股權合作的重組事件會大幅增加。

      案例

      2016年,國資委主導,中國國新、中煤集團、中國誠通、國家能源等4家央企出資組建國源公司。國源公司作為央企煤炭資源整合平臺,整合了國投集團、中國中鐵等10家央企的煤炭業務。

      2

      合并新興業務——目的在于搶占戰略高地

      通過多年努力,央企集團主責主業相對清晰,但在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還需集中優勢資源,集聚能力,打造具有世界競爭力的專業化集團公司。

      筆者認為,這類型重組將是未來建筑央企戰略性重組、專業化整合的主流方向。重組方式可能是央企集團和央企集團之間的重組,也有可能采用歸集組建新集團的模式。

      案例

      2021年,鋁業、中國五礦集團、贛州稀土集團所屬稀土資源,組建中國稀土集團。

      2021年,組建中國電氣裝備集團。由國務院國資委履行出資人職責。國家電網所屬相關企業、中國西電集團整體劃入中國電氣裝備集團。中國西電集團有限公司不再作為國資委直接監管企業。

      2021年,中國鐵路物資集團與中國誠通物流板塊實施專業化整合。中國鐵路物資集團更名為中國物流集團有限公司。

      3

      剝離“兩非”——目的在于聚焦主責主業

      房地產業務,屬不屬于“兩非” (“非主業”、“非優勢”),要不要剝離?這個問題一直很敏感。

      2010年國資委核定16家以房地產為主業的央企名單。要求其他開展房地產業務的中央企業加快進行調整重組,在完成自有土地開發和已實施項目等階段性工作后要退出房地產業務。2020年后,國資委再次將參股方式開展商品房列入央企投資項目負面清單。但事實上,這一政策并未能有效推行,各大建筑央企不論是出于提升企業利潤還是完善產業鏈布局的考慮,均保留房地產板塊。

      剝非類重組存在較高的不可預測性,錯綜復雜。以房地產業務為例,對于大部分建筑央企而言,是否界定為“兩非業務”?即便是界定為“兩非業務”,房地產“利潤高”、“空間大”,對于負債率高、利潤率低的建筑央企,剝離難度可想而知。

      因此,筆者認為,事關穩定大局且無迫切動因,重組力度不會太大,極有可能是在集團內部消化。

      案例

      中國電建:2022年中國電力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電公司,A股上市公司)將持有的包括中國電建地產集團在內的多家房地產開發業務相關公司的股權全部剝離至中國電力建設集團(簡稱:中電集團,中電公司的控股母公司)。2023年,中電集團剝離企業辦社會職能,將電建醫療機構劃轉至通用技術集團。

      猜想4

      央企內部設計資源重組,實現上市目標

      中交集團旗下六家設計院重組借殼上市,意義重大,解決了設計類央企上市難的問題。首先從政策導向來看,國資委一再強調要將提升國有資產證券化作為國企改革的重要手段,也是衡量企業建立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的重要標志。但建筑類央企旗下設計類企業沒有一家上市公司,究其原因,不在于其自身不強不優,而在于內部的同業競爭和關聯交易。中交集團的重組上市無疑是曲線救國,較好地避開了上市障礙,實現上市目標。

      因此,筆者認為,一旦中交集團此番重組改革成功,有先例可循,可預期未來不論是鐵路系統、建筑系統或是水利水電系統的央企均會效仿此法。

      進一步延展來看,仍隸屬于水利部系統的1家事業單位——水利部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以及長江院、黃河院等六大流域院,未來是否會和三峽集團、南水北調集團等以水資源、水電、新能源為主業的央企集團重組整合,或是水利部整合設計資源成立新的央企集團,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這不僅取決于經營性國有資產的統一監管的深化改革力度,更涉及部委之間的協同,加之地方國資委紛紛成立水投、水發集團的影響,情況更為復雜。

      案例

      2022年,中國建材控股企業祁連山水泥擬將全部資產及負債與中國交建及中國城鄉下屬的6家設計院進行資產置換。這也就意味中國交建旗下中交公路規劃設計院、中交一公院、中交二公院、西南市政院、東北市政院、中交城市能源研究設計院等6家聚焦交通及市政領域的設計院將實現整體打包上市。

      2021年,中國能建換股吸收葛洲壩。交易完成后,中國能建實現A股和H股兩地上市。

      猜想5

      央地合作能否成功,取決于誰控股

      建筑央企一方面出于扎根地方市場,服務地方經濟的考慮,另一方面出于布局新興領域的戰略需要,往往會主動尋求和地方國資重組合作的機遇。

      而通過國企改革三年行動的努力,央地合作障礙基本掃清。一是大部分設計院完成政企脫鉤,歸入國資委系統統一監管;二是完成公司制改革,產權關系基本理順;三是2021年頒布的《企業國有資產交易監督管理辦法》(國務院國資委 財政部令第32號,以下簡稱“32號令”)簡化了央企和地方國企資產劃轉程序。“32號令”規定“涉及主業處于關系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企業的重組整合,對受讓方有特殊要求,企業產權需要在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之間轉讓的,經國資監管機構批準,可以采取非公開協議轉讓方式”。命脈行業包括軍工國防科技、電網電力、煤炭、航運等9個行業;關鍵領域包括重大裝備制造、建筑、鋼鐵、化工、勘察設計等9個領域。

      筆者認為,從政策層面來看,央地合作障礙已經被掃清;但從實踐層面來看,誰掌握主導權、控制權仍是央地合作的一大障礙。與此同時,目前其他行業的央地合作,均是央企作為“鏈長”,發展當地經濟的同時,帶動地方企業共同富裕。而建筑央企能否做好“鏈長”,帶動發展而不是和地方國企“搶食”,也將影響未來央地重組合作格局。

      案例

      2020年,中能建和湖南省國資委進行股權置換合作,推進中能建湖南電力院混改。

      2020年,中國中鐵與重慶市交通局簽署重慶市交通規劃勘察設計院有限公司增資擴股合作協議。中國中鐵與江西省水利廳在南昌簽署江西省水利規劃設計研究院股權轉讓協議。

      總結

      建筑央企重組,牽一發動全身,將影響整個工程勘察設計行業競爭格局

      2023年初,國資委黨委書記張玉卓在央企負責人會議上表示,著眼加快實現產業體系升級發展,深入推進國有資本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是今年國資央企的重點任務之一。

      隨后,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也釋放出清晰的信號,圍繞地方重點產業實施戰略性重組,加快形成央地國企聯系緊密、協同順暢、資源共享、優勢互補的發展格局。

      面對重組大勢,對于建筑央企、地方國企而言,均既是機遇又是挑戰。一要有清晰的戰略定位和發展方向,在重組整合中掌握主動權、主導權;二是謹慎投資,要么不開辟第二戰場,一旦開辟第二戰場就要做到集團內、區域內、行業內第一,最好能樹立全球品牌,打造出國際競爭力;三是順應大勢,對于有可能被重組、被整合的業務板塊、業務資源,不內耗、不糾結。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
    Copyright © 2007-2022 cnbridge.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熱線:010-64708566 法律顧問: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
    国产精品久免费的黄网站
  • <li id="e8iwe"></li>
  • <blockquote id="e8iwe"></blockquote>
    <optgroup id="e8iwe"></optgroup>
  • <s id="e8iwe"></s>
  • <sup id="e8iwe"></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