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8iwe"></li>
  • <blockquote id="e8iwe"></blockquote>
    <optgroup id="e8iwe"></optgroup>
  • <s id="e8iwe"></s>
  • <sup id="e8iwe"></sup>
  • 首頁 > 專家觀點 > 正文
    魯貴卿:建筑行業數字化轉型到底該怎么轉?
    2023-05-26 來源:中國勘察設計雜志 作者:魯貴卿

      信息化、數字化,不是一招一式,一勞永逸的事;也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這些年,信息化、數字化方面新詞層出不窮,令人眼花繚亂。怎么樣把這些新詞和實際工作結合好,是我們應該認真研究的課題。搞信息化、數字化、數字化轉型,究竟是為了什么,根本目的必須明確:就是要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如何理解信息化、數字化、數字化轉型

      一些人,時常糾結于什么是信息化,什么是數字化?是信息化好,數字化好,還是數字化轉型好?信息化、數字化、數字化轉型哪一個更先進,哪個更好?筆者認為,實體經濟領域的人們不應當過多地糾纏于這些概念,而應當把注意力放在信息化、數字化的本質上,把目標定在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上,把功夫下在實際應用上。如果非要對這三個概念做一些區分的話,筆者認為只是看問題的角度有所不同,本質上信息化、數字化、數字化轉型是一回事。信息化,側重于管理應用——“優化流程和平臺協同”;數字化,側重于技術應用——“智慧場景和數據分析”;數字化轉型,側重于科技賦能——“賦能管理和變革管理”。

      信息數字技術是技術,技術就是工具,技術只有應用于生產實踐才有可能成為生產力。但是,技術不僅是簡單的被動應用,技術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和生產方式。比如說搭車用滴滴,我們原來需要站在馬路邊招手,現在就不需要了,就改變了我們的習慣,提高了效率。所以,搞實體經濟的人,不必太糾結于一些概念、名詞。信息化、數字化是在不同發展階段,關注的重點、傳遞的想法,甚至宣傳的說辭不同而已。“內核”都是利用數字和技術,滿足企業經營場景、管理需要和決策支持,實現降本增效,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數字經濟:“兩個把握,兩個推動,一個提高”

      習總書記前年在中央政治局數字經濟學習會議上有一段話,可以很好說明當前數字經濟的發展方向和應該解決的問題??梢园阉斫鉃?ldquo;兩個把握,兩個推動,一個提高”。“把握數字經濟發展規律和趨勢,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簡單說就是把握規律,推動融合。這是第一層意思;“把握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方向,推動制造業、服務業、農業等傳統產業數字化”,簡單說就是把握方向,推動傳統產業數字化。這是第二層意思;“發揮數字技術對經濟發展的放大、疊加、倍增作用,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簡單說就是數字化最終要落到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上,要做加法和乘法,而不要做減法,更不要做除法。而在現實工作中,我們往往是在做減法,甚至是在做除法。

      把握規律,推動融合。首先是技術的規律。任何新技術都會經歷萌芽發育期、欲望膨脹期、幻滅低谷期、復蘇生長期,生長成熟期五個階段。一般來說,新技術剛剛開始出來,處于萌芽狀態中,我們往往會期望過高,欲望膨脹,認為它無所不能。比如元宇宙一出來,好像現實就沒了,將被全部代替,實際上將來會不會呢?那是很遙遠的事,沒必要那么著急。還有BIM技術,實際上它也在成熟過程中。真理向前邁一步就是謬誤?;叵脒@些年來,在數字化領域經常有些新東西,實際上我們對它抱有過高期望。如果不認識到這一點,實際工作中就往往會踩到空檔里去。

      近幾年,筆者實地調研了200多家企業的信息化、數字化,許多同仁說,提到數字化滿眼都是淚。為什么?不從信息化的本質上去理解,盲目、盲從去做,走了不少彎路,犯了不少錯。不斷去重復勞動,花了很多錢。筆者曾接觸過一家企業,3年投入10億元,組織了500~800人,做了不少東西。筆者和他們的IT負責人進行了多次深入交流,最后確認只有5個系統可以實際應用。說實話,這5個系統最多值2,000萬元。也就是說,另外的9.8億元是多花掉的,這還不包括那些被廢掉的信息系統在實施過程中給大家造成的多余的工作量,給員工造成的麻煩,給企業增加的其他顯性和隱形成本。南轅北轍,方向不對,車跑得越快越麻煩。很多時候就是這樣,走了冤枉路,多花了冤枉錢。

      所以,必須認識技術發展規律,不要人云亦云。技術發展到現在,有的技術已經過了低谷期,在生長期或成熟期了,那就可以用了。在幻滅期時,你不要用。并不是越先進越好,合適的才是最好的。弄個新詞在那里忽悠,那是本末倒置,勞民傷財,得不償失。

      客觀地講,目前的一些信息數字技術,已面臨“奇點”發生,或不久將會發生。技術必須能夠賦能,能夠提高管理效率,能夠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不要為數字化而數字化。作為企業來講,數字化賦能高質量發展,就是技術應用后,你的業務規模要能提升,人員效率要能提升,決策難度要能下降,經營風險要能管控,部門協同效率要能提高,業財資稅要能一體化,產業生態合作要更順暢。

      把握方向,推動傳統產業數字化。建筑行業數字化轉型有三大方向:企業管理數字化、項目建造智能化、產業生態互聯網化。就是說我們建筑企業是施工主體,管理要數字化;建筑施工企業的產品是一個個工程項目,項目建造要智能化;我們是個全產業鏈,光靠建筑企業還不行,生態產業鏈、生態圈要互聯網化。

      筆者給建設企業的管理數字化下了這么一個定義:所謂建設企業管理數字化,就是將建設企業的運營規律和管理邏輯互聯網平臺化,通過管理與信息數字技術的深度融合,實現企業管理精細化和數字化,提高企業運營管理效率,進而提升社會全要素生產力。首先要把我們的運營規律和管理邏輯弄清楚?,F在IT行業的人對建設企業的運營規律和管理邏輯不是太清楚;我們實體企業的人對IT技術的發展規律及五個階段理解不夠,認識不足,不能夠用IT人能聽得懂的語言把自己的管理需求表達清楚。這兩者有錯位,IT技術與實際管理“兩張皮”。

      建設企業的運營規律和管理邏輯,筆者把它歸納為“123”。“1”就是一個核心,即“收支平衡”。任何一家企業如果不能實現收支平衡,就不能夠持續,這是商業的基本邏輯。數字化要能夠算收支賬,而建設企業的收支帳,僅靠財務部門是算不準、算不清的,必須要有商務成本部門的全過程參與,商務成本+財務成本才是完全而準確的全成本。這是工程建設企業基本的運營特點和管理邏輯;“2”就是“兩個基本點”,工程項目是企業一切管理工作的出發點,降本增效是工程項目精細管理的落腳點。數字化要服務于這兩個基本點,服務于生產要素在工程項目上的優化配置;“3”就是“三次經營”,接活,干活,算賬收錢,要把這三個經營環節弄清楚,數字化要能夠對建筑企業的“三件事”賦能。

      提高全要素生產率。高質量發展在建筑企業里最基本的就是實現生產要素在項目上的最優化配置。簡單說,就是實現少投入、多產出、低能耗、高收益,提高項目生產力和社會全要素生產力。前年,筆者去某家建設企業調研,他們說他們搞了49個平臺。詢問他們,什么是“平臺”呀?“平臺”是不是指在一個水平面上的臺子呀,你都搞了49個了,這個臺子還平嗎?不平了你搞這些有用嗎?實際上是人為制造了很多工作,重復勞動,降低效率。說的和做的是相反的,基本的信息溝通都成問題,談何高質量發展?

      建設企業運營和工業企業不太一樣的地方,就是建設企業收支賬僅僅靠財務是算不清楚的,一定要靠商務,就是要商務成本和財務成本兩個結合的“大商務”,才能算清楚。財務成本側重結果核算,商務成本側重過程核算,這兩個要貫通,才能把工程建設企業的賬算清楚。筆者總結為“兩個基石一條主線”,即工程項目管理是企業管理的基石,成本管理是工程項目管理的基石,過程管控要以成本管理為主線。這里講的主要是過程成本,也就是商務成本。

      可以說,以上講的“建設企業123”“兩個基石一條主線”,再加上“分資制管理法”就是建設企業的運營規律和管理邏輯,將這些東西數字化,互聯網平臺化,實現技術與管理的深度融合,提高企業管理效率,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是企業信息化、數字化、數字化轉型的根本目的和最終歸宿。

      建筑行業數字化應該遵循“七個必須”

      回顧建筑行業數字化,筆者喜歡用1.0、2.0、3.0、4.0來區分。這個概念筆者曾在2015年信息化發展大會上講過。當時,建筑行業大部分是在1.0在崗位級應用,部分好的企業在2.0部門級應用,全國建筑企業能達到3.0企業級應用的不超過5家。這幾年下來,應該說現在大部分是在2.0部門級應用,有一部分企業在3.0企業級應用,還有極少數優秀企業在向4.0社會級應用邁進。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是以3.0為基礎,往4.0邁進。1.0崗位級應用是個價值點,2.0部門級應用是個價值鏈,3.0企業級應用是個價值面,4.0社會級應用是個價值網。向3.0、4.0前進,我們企業應該怎么辦、怎么做呢?筆者用“七個必須”來概括。

      一是必須更新思維模式。把思維模式分為四種類型:線性思維、ERP思維、跨界思維和生態思維。在崗位級和部門級應用時,思維模式多是傳統的線性思維;后來在多部門多業務信息系統應用和信息化企業級應用時,ERP思維模式比較流行;今天,信息化已發展到產業鏈生態圈數字化的社會級應用,我們一定要有跨界思維和生態思維。

      什么叫跨界思維?為了說明這個問題,來引用了一個“餐桌理論”。信息化、數字化就像一場大餐,有后廚、有食客、有桌臺,還有食材。各個主體要各就其位,各展所能,還要相互聯系,融合共享。大廚做菜,要想著食客喜不喜歡吃,你不能光做你自己喜歡吃的;食客可以去討論這個菜做得好不好,但是你不要沖到后廚自己去做菜。因為你做不好那么多,你或許能做一道二道菜,但滿足不了其他食客的需求;做桌臺的,你做的桌臺要具有延展功能,不能只夠放下一盤二盤菜,最好能具備旋轉功能,方便食客們用餐。這里邊就是一個跨界,各個主體都要有跨界思維。

      跨界不是把那個界滅掉,你要跨半步,不要想著把人家通吃。實體企業搞信息化的時候,完全交給IT企業給你做,十有八九都失敗了;實體企業完全自己做的,要不了多久,基本都走進了死胡同,最后都走不遠。專業的人要做專業的事,這就要跨界。你能炒一兩個菜,但是你不能取代大廚,就是這個道理。

      什么叫生態思維呢?就是要給對方留有空間,留有余地。棒打老虎、老虎吃雞、雞吃蟲、蟲吃棒,但是每一個都不要吃完,如果你把對方吃干凈了,最后你就沒有了。這就叫生態圈,就是生態思維。你在發展自己的同時,要讓對方能夠生存,能夠發展。目前這個階段,筆者推崇“餐桌理論”,就是跨界思維,同時,還要提倡生態思維。

      二是必須堅持需求導向。需求導向要以用為主,要實用、好用、愛用、易用,要減輸入、增輸出、提速度,要少點錄入、少點系統,多點信息、多點支持,快點響應、快點解決。做得不要太復雜,這是需求導向。

      企業的管理需求是什么,要深入研究?;鶎有枨蟮暮诵氖且杂脼橹?,以用為先。“實用”就是功能實用,能滿足員工需求但不過度建設;“好用”是系統能夠快速響應、高效工作;“愛用”是能滿足用戶的需求痛點;“易用”是指系統界面的交互友好,用戶體驗愉悅度高。

      高層管理需求,包括聰明經營和防范風險兩個方面。“聰明經營”就是要運用信息數字技術,持續提升企業的運營質量和管理水平,利用信息系統中所有的管控數據給未來的決策提供支撐,用數字化的手段評估各種管控措施對業務發展的影響,讓數據說話,讓數據向知識轉化,從而實現經營決策智能化的效果;“防范風險”,包括經營預測、風險預警和風險預防。通過項目生產經營數據在線共享,實現公司總部、分公司及項目部三級遠程在線成本分析,風險自動預警,為管理層決策提供及時有效的支撐,提高管理效率,提升企業的精細化管理水平。

      三是必須堅持人機結合。當前,行業信息化水平普遍不高,原因之一就在于在人機分工不合理,本來該由機器完成的工作,卻由人工去做,而應該由人工來做的,卻簡單地交給了機器。企業數字化轉型必須實現人與機的科學分工,深度融合。在數據來源端,各類業務系統存儲了大量的業務數據,源數據的輸入是以人為主,機為輔,所以稱之為“人+機”;中間數據處理過程是以編制好的計算機程序與硬件結合為主;而到了數據應用端,則是以機為主,人為輔,利用計算機處理繁雜的數據,并最終以可視化的方式展示給用戶,所以稱之為“機+人”。“人”的管理經驗與管理實踐通過人機結合方式,固化到數字化系統中,讓“機”可以幫助“人”、輔助“人”,也就是“機+人”的正向效果,這也是數字化的主要價值。

      “人+機”“機+人”,不要想著機器全部取代人,也不要想人全部取代機器。在數據來源階段,要以人為主,在數據處理過程中要以機器為主,在數據應用時要以人為主,人要提出明確的需求,就是我們管理實體企業的人要用IT人能懂的語言,把自己的需求表達出來;IT人按我們的意思來落實,來實現我們的管理目標,就是“機+人”“人+機”。

      四是必須實現三個基本要求。信息化、數字化,目前要制定一個統一標準是很難的,也沒必要。但要有一個基本原則,信息化、數字化一定要能夠算賬,實現收支平衡。信息化、數字化的企業級應用,必須達到三個基本要求:就是要以商務業務財務一體化主數據管理為核心;以成本過程管控為主線的綜合項目管理為基礎;以滿足全集團多組織高效運營有效管控為目標。衡量一家企業的數字化應用水平是否達到了企業級應用程度,就看他是否滿足了以上這三條要求。

      五是必須著力實際場景應用。要按照“業務場景化、場景數字化、數據在線化、決策數據化”的方法,將業務從功能性需求轉為業務實際場景需求,逐步將實際場景轉化為數字化業務場景,實際業務及時在線辦理,實際業務與線上數據實時同步,數據反應真實業務與運營,從而實現以線上數據決策。

      項目管理中的主要應用場景有:工期管理、技術質量管理、安全環保管理、物資采購、分包管理、人員管理、設備管理、周材管理、資金管理等,其中物資全過程涉及到招議標管理、合約管理、采購驗收、領料管理、材賬管理、支付管理等多個業務場景和管理節點。根據現場實際應用場景的管理需要,研究開發相應的數字信息系統,著力解決當前工地現場管理的突出問題,圍繞現場人員、材料、設備等重要資源的管理,構建一個實時高效的遠程智能監管平臺,有效的將人員監控、位置定位、工作考勤、應急預案、風險預警、物資管理等進行整合,提高企業的項目管理能力和管理效率。

      六是必須實現產業鏈生態圈數字化。何為生態圈?老子講過一句話:“算盡者,死。”經商不能光算自己的賬,我為人人,人人為我,這就是生態圈。為構建產業生態命運共同體的良好市場環境,筆者提出一個倡議:在全行業建立產業生態圈數字化聯盟,動員廣大的IT技術企業、設計監理與投資、建造、運營企業積極參與,共同推進建設行業的數字化轉型與升級。

      首先是在投資、金融、建造、運營以及政府監管、社會監督等全過程、多方位,實現產業生態圈數據共用、收益共享、發展共贏。要從滿足投資、建造、運營三個維度的需求出發,加強數字化生態建設。從建造與金融協作融合的角度來看,市場上有很多有錢的企業,也有很多有資產的企業,但是資金和資產缺乏流動性。站在建造的角度要有長效的資本金、優惠的資金價格、更快的流程時效、更全的產品服務、更靈活的創新突破;從金融角度的需求來看,就是更深的行業理解、更透明的資產信息、更多的管控手段、更多的盈利來源、更久的合作關系。通過建造與金融的融合,從而形成在資金、成本、效率和創新上的更多優勢。

      生態的良性發展,還需要“建造”和“運營”協作融合、“運營”與“金融”協作融合,這幾個點都要站在對方角度思考,才能做得好,通過融合為雙方帶來更多的競爭優勢。一旦建設行業生態中滿足了金融、投資、建造、運營的多方需求,就會形成企業自身的資金優勢、成本優勢、效率優勢、規模優勢和創新優勢,將有效整合資源,大幅提升全要素生產力。

      其次,就是從設計、監理、總包、專業分包、勞務承包、物資設備供應商等全過程全要素,清晰產業鏈各市場主體之間的數字化需求與共生。建筑企業的產品是一個個工程項目,一個工程項目從規劃投資、設計監理、承包施工、物資供應、勞務分包到政府監管、社會監督等方面有眾多管理主體和利益主體,這些不同的主體之間存在著不同的目標要求,管理的側重點有所不同,管理需求和利益訴求客觀上存在差異。這就要求我們借助信息科技力量,創新管理,搭建設計監理、施工總承包、專業承包、勞務作業、物資設備供應產業鏈一體化、數字化的專業平臺,打通建筑產品科學建造的“最后一公里”,現實生產要素的最優化配置,大大提高社會生產力。

      我們應當充分利用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流程自動化機器人等新技術,結合具體的業務場景形成創新的應用工具,重視技術沉淀、數據沉淀、模型沉淀,利用成熟的技術體系和管理,搭建具備自主知識產權的平臺。通過專業技術與管理能力輸出構建產業鏈生態圈,提高核心競爭力,實現共創價值,共享價值。

      七是必須綿綿用力、久久為功。數字化給企業帶來的好處,有的時候是可以快速見效的,而有些時候卻需要管理層更大的決心與耐心,持續性的投入資金、人員和時間后才能見效。所以,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注意以下三點:一是在數字化規劃與選型上,適合的才是最好的,千萬不要一味追求最先進的,號稱最先進的,往往會踩到空地里去;二是在數字化投入與產出上,不能今天投了明天就要結果,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一定要養十個月,要舍得投入,看長遠收益;三是在數字化轉型與升級上,不能著急,要綿綿用力,持續不斷地做下去,堅持數年,必有好處。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
    Copyright © 2007-2022 cnbridge.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熱線:010-64708566 法律顧問: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
    国产精品久免费的黄网站
  • <li id="e8iwe"></li>
  • <blockquote id="e8iwe"></blockquote>
    <optgroup id="e8iwe"></optgroup>
  • <s id="e8iwe"></s>
  • <sup id="e8iwe"></sup>